来源: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 作者:凌宗伟

 

    我们总是习惯于将企业管理的一套移植到学校管理中来,很少注意到学校与企业的区别所在。

    团队建设,识人用人,率先垂范,无论学校还是企业应该是相通的,但是做事与激励的方式就不一样。学校更多的是面向人的工作,企业更多的是产品的生产,这当中的区别可是要命的。

  它不仅关系到评价方式,更关系到激励方式。比如企业的绩效,完全可以用数字来统计,学校可不能这样,做人的工作首先是良心工作,最不好玩的的是,它更多的是看不到数字的,更不可能是立竿见影的,只有凭良心了。可是良心几毛钱,谁也说不清啊。绩效考核,人人总感觉他在学校是最苦最累的,校长才是最轻松滴,呵呵!许多高管可以让员工口袋涨的鼓鼓的,校长就没有法子。

  但是校长首先应该是个人,有七情六欲,有喜怒哀乐。一个校长如果忘记了这一点,那就相当可怕了,尽管人性有善恶之分,但是我们一旦忘记了自己是人,岂不是连人性都没有了,一个丧失了人性的人一旦当上了校长,那情形简直不可想象。我们只有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还是个人的时候,我们才可能在人的立场上看看待教师和学生,看待家长,看待领导。

  我们只有将自己当人看了,才可以率性而为,才能够以真面目示人,才能以情感人。一旦忘记了自己是人的话,我们的言行,就有可能反人性的,校长的言行反人性了,那么他所在的学校教育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所以,我们一定要在人的立场上看校长,因为是人,校长要尊重人理解人,你尊重人了,理解人了,人才能拿你当人看,有时候你的率性,也就能为人所理解了。再一个,既然是人,我们就要努力彰显人性善的一面,压抑恶的一面,这样在我们的任上才可能少做坏事,不做坏事。

  我曾经说过,校长不是人人能做的,做校长有做校长的学问,这学问首先是做人的学问。做人与做事不是一回事,做人首先要低调,要谦卑;做人心态要平和,要淡然,要知足,要知恩图报;做人要正直,不要一肚子花花肠子;做人要积善,积善成德,才可能神明自得;做人不可太精明,过于精明,会害了卿卿性命;一句话做人就要有个人样子。

  苏霍姆林斯基说,“一个好校长首先应当是一个好组织者、好教育者和好教师。”教师就是教书育人的,教书是我们得以生存的技能,育人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所以校长首先是人,你不是人,如何育人?从这个角度看,我们要承担育人的责任,光做人还不行,还要做学问,做什么学问?自然是教书的学问了。所以,我以为一个合格的校长,一定会是一个好教师。好教师,首先是一个好人,一个有爱心,就激情,有追求,有丰富教育经验和教育智慧的人。你教师都做不好,有什么资格做校长呢?所以老子说:“上善若水,水居下而善利万物。”

  当了校长的和想当校长的人,要清楚,我们只有成为一个好教师,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好校长。你想想看,我们假如我们自己如果连课都上不好,甚至不敢上,我们还怎么去指导教师的教育教学。这也是这么多年来,我总是向老师们承诺,初一到高三,哪个年级,什么课型你们只要提前一两天通知我,我一定会去上。至于上得好不好,我不敢保证,但有一点我一定会保证,这就是给大家带来一点思考,提供一个研究的机会。

  实话说,要成为一个好教师是不容易的,要想成为一个好校长亦然。你要将课上好,上得有滋有味,你就要花真功夫。这可是要我们一辈子努力的事情。从教师的身份出发,其实校长只是一个临时工。所以,校长们啊,千万不要将自己这个校长当回事,教师才是我们一辈子的职业。我们吃饭全靠她!

  还回到苏霍姆林斯基的“一个好校长首先应当是一个好组织者、好教育者和好教师”上来吧,校长只是一个组织者。既然是个组织者,干的自然就是协调的活儿了。人与人的,人与物的,人与时间的;学校内部的,学校与社会的,与家庭的。千丝万缕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是要有专门的学问的。这些个东西,哪一件不让人头大哦。所以,校长要有校长的人格修炼,要有校长的智慧。这就是做校长的专门的学问了。

  吴非先生在《校长的使命》中有这样一句话,是值得我们思考的:“作为校长,他要有坚定的人格操守,有所为,有所不为;他应当清楚自己的职责是培养人,因而他首先能捍卫职业理想,捍卫做人的尊严,并尊重他人的尊严;他敬重知识,敬重人才;他具有知识分子的气质,有思想者的禀赋……”但是,要真做到这些还就真难。

  我的主张就是,作为组织者,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能做的其实就是改善二字。有了这样的心态,许多事情就好办了。我们就不会纠结,就不可能急躁,就有可能沿着理想的思路做一点是一点了。比如我做校长时选择了“今天第二”,我们清楚了我们的低位和可能,我们的努力就可能给学校,给师生,该自己带来一些小小的改善。也许就是一些小小的改善而已,因为我们能做的确实有限,能不做坏事就很好了,其实我们在做坏事的时候往往是不自知的。这就是人。

  组织协调的一个特征就是妥协。妥协,就是要我们不爱要将自己当回事。校长角色,角色这个词提醒我们的是,千万不要将自己当个什么角儿,更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。你想成为合格的校长,你还得有承受别人有色眼镜看你的心理准备。

  一旦明白了你不是个什么角儿的时候,在你任校长这个临时工期间,你就会想到要将学校的大小舞台搭建得高一点,阔一些,让师生们在上面舞得潇洒一点,尽兴一些。说得功利一些,你这个临时工,如果从来不从师生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,甚至连教师的职称的问题都不去思考,更不谈为他们的专业发展做一些引领了,他们还要你这个临时工作甚?试想一下,在你的任期之间,学校的师生个性得不到张扬,他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,你情能何堪?

  再退一步想想,当你还没有谋到这个临时工,或者你不再是这个临时工的时候,你又是怎么对待那个临时工的呢?人啊,就是这么的好玩。所以我总是说,理论是理论,理论上说,校长不仅应该是学生喜欢的好老师,还应该是教师之师,是要他们拿我们当他们的老师来看,还是我们应该当之无愧?校长这个特殊的临时工,真的不是好当的呢。


·上一篇文章:两会校长最大共识:让教育静下来
·下一篇文章:表达也是生产力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gaokaozhiku.com/news/xzketang/1532816540H706J1GF2E03D08GB5JG.htm